玟佳書庫

tjca8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10 蛇與烏鴉看書-nlwyl

Robin Blessed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去神社的路上,基本就没几个行人。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和马发现里面居然没人——明明门口挂着OPEN的牌子。
于是和马嘀咕了一句:“这种便利店是连锁吧,前台没人不会被总公司发现扣钱吗?”
“山高皇帝远嘛。”玉藻说,“也许人家正在给货架补货……”
“不,是在对面点心店聊天。”有人打断了玉藻的话。
和马循声望去,看见一名身穿便利店制服的大叔,身旁站着穿点心店制服的服务生。
在东京这种点心店的服务生一般都是20左右的小姑娘,制服也多半是可爱的连衣裙设计,而这边穿着制服设计倒是和东京的店一脉相承,只不过穿它的是快四十的大妈。
对上目光后,大叔说:“两位来得好早啊,一般旺季还要过一周左右才开始呢。”
服务生大妈笑道:“可能是因为今年特别热吧,我看新闻上说,和那什么厄有关。”
“厄尔尼诺啦,厄尔尼诺。”
“对对,就是这个,”大妈连连点头,“电视上说是海水变热的现象。我猜是海水已经烫得下不了海了,所以海边的人乘凉只能来山里啦。”
和马正想吐槽,大叔先开口了:“怎么会海水烫得下不了海呢?你逗我呢?又不是演《日本沉没》。”
“日本沉没里也没有海水热得下不了海啊。”和马抓住机会插话,“如果海水都热成那样了,这些热量释放出来全球都要变桑拿房了,人类要灭绝的。”
“人类会灭绝吗?”大妈一惊一乍的。
便利店大叔摆了摆手:“不会啦不会啦,对了,两位你们是要去便利店买东西?”
和马摇头,然后一指神社山脚的鸟居:“我们要过去神社看看,据说那边卖的跌打膏效果很好。”
孢子物语(校对版)
“是效果很好,据说是用河童的头皮做的呢,特别的清凉。”大叔说。
和马看了眼玉藻。
玉藻:“河童的头皮不治跌打。”
——你给我等一下!
在和马吐槽欲望拉满的同时,便利店大叔哈哈大笑:“真是有趣的小姑娘啊,你们不会是大学的同好会吧?看年龄像啊,打扮嘛……嗯,毫无疑问的东京人。
“去年我们这里来了一群东京的大学生,要找什么槌子蛇,那里面就有个小姑娘很懂各种妖怪的事情,简直就是‘妖怪博士’。”
槌子蛇是日本传说中的生物,又叫土龙,战后多次有所谓目击报告但就是找不到实证,日本民间寻找槌子蛇的行动一直没停下,有点尼斯湖水怪那味道了。
另外日本这边喜欢把懂得多的人叫XX博士,这里的博士不是学位,而是单纯的取文字字面意思:博学之士。
和马:“我们也是大学生,东京来的。”
“你们也要找槌子蛇?”便利店大叔皱起眉头,“去年那群大学生,爬山的时候大意了,两个人摔下山崖,一死一伤,伤的那个好像变成植物人了。你们小心啊,大山可不像城市,在山里一点小伤就可能因为救治不及时死掉。”
和马跟玉藻对视了一眼。
“可以详细说一下吗?”作为一名未来的警察,和马开始询问细节。
“具体我也不知道,我在便利店工作,没参加搜救。反正抬下山来的时候人没了一个,还有一个跟木头一样不能动了,那个妖怪博士小姑娘,哭得稀里哗啦的。”
和马挑了挑眉毛。
点心店的大妈发挥大妈的固有技能“讲八卦”,给和马补充了一波信息:“这个事情,被旅游促进会那些人压下来啦,据说给了那些大学生不少赔偿封口呢。”
便利店大叔皱眉:“人家也是为了大家好,这要是被传开了,只怕几年的时间内都没人来我们这泡温泉了。没了旅游收入,只靠种的那点农作物的收入,又要回到过去那种苦日子啦。”
大妈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和马:“在旅游开发之前,这里过得很苦吗?”
“瞧您说的,果然是城市里的大少爷,农民不一直都挺苦的吗?”便利店大叔自嘲的笑起来。
爆宠痞妃:高冷王爷乖乖就擒
拐个男主做老公 紫云小小
和马:“城市里农产品价格这么高,我以为……”
“狗屁,为了维持那个高价格,农协禁止我们生产太多,谁多种就不收购他的产品,不帮他采购种子和农机……”
便利店大叔叹了口气:“我们这里离东京又太远了,不然的话倒是可以试着自己开车去东京卖,完全甩开农协。卖的价格虽然低,但是有多少就能卖多少,哪怕算上汽油钱也能赚更多。”
和马“哦”了一声,他忽然想起之前自己和晴琉在逃跑的时候扔的南瓜了。
根据大叔的说法,晴琉她家白峰会帮助农民进城卖瓜,是件大好事?
难怪那个瓜农对晴琉那么毕恭毕敬。
和马还想继续问问去年那个登山事故的事情,便利店的大叔却站起来拍拍屁股:“好啦,我也该回去工作了,我看见野田奶奶在往这边走了。你们要去神社就赶快,博子因为要照顾生病的奶奶,时不时会提前开溜。”
大叔一边说一边走向便利店。
和马看见不远处一名老太太推着轮椅正往这边走,轮椅上放着购物篮——她应该是把轮椅当手推车兼拐杖用了。
这大概就是野田奶奶。
那老太太看大叔打开便利店的门,便笑道:“山田,你又偷懒啦。”
和马正想说日本真就遍地山田,就听大叔无奈的叹气:“就说我不姓山田……唉,野田奶奶,你还是老样子对吧?”
“是是,一直以来麻烦你啦。”老奶奶把轮椅推到便利店前,拉上手刹,然后把身体的重量大半压在轮椅上。
不姓山田的便利店大叔拿起轮椅上的购物篮,就进店去。
野田奶奶扭头看着和马跟玉藻,笑道:“哟,这是谁家的后生回来啦?”
和马刚张嘴,点心店的大妈就抢答道:“他们不是镇上的后生,是东京来的大学生。”
“啊?学生?现在的学生长得真快,这么高,还有这姑娘,啧。”老太太咋舌。
和马也看了眼玉藻,她的侧影确实让人忍不住会“啧”一下。
“你们是回来过暑假的吧?”野田奶奶继续唠叨,“我们这里能抓到东京没有的大独角仙哦。”
看来老太太已经完全糊涂了,把和马他们当成了回乡下过暑假的小学生。
日本这种情况还挺常见的。
一开始只是经济腾飞初期,城市家庭暑假里为了减轻负担,把小孩子送回乡下爷爷奶奶家住。
后来日本学者给这种行为编了个正当理由:让孩子亲近自然,接受自然教育。
再后来这就成为一种教育标配,日本的小学校开始在暑假里布置各种暑假课题,让学生观察记录自己种的花草,或者养的昆虫记日记,当成暑假作业的一部分。
爱你似身处迷雾 一梅姐
这种东西逐渐成为日本人的“爷青回”,直接催生出《我的暑假》这个系列游戏,同时也影响了《牧场物语》和《精灵宝可梦》等游戏。
不过,和马又瞥了眼玉藻,就她这曲线老太太得有多糊涂才会把她当小学生啊。
这时候便利店大叔拿了满满一篮子东西出来,放到轮椅上:“好了。下周见。”
野田奶奶掏出一摞有零有整的钞票递给便利店大叔:“谢谢你,山田。”
大叔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选择不吐槽老太太,收下钱完事。
老太太松开轮椅手刹,推着轮椅在便利店前绕了个圈完成掉头,正要走,忽然想起什么扭头看着和马:“对了,孩子,这里不是东京,晚上很危险的。不管你玩得多开心,听到村公所的喇叭开始放那个……就是哒~哒~哒~”
老太太用高低不同的哒拼凑出旋律。
“自新世界。”和马直接说出曲名。
“对对,就是这个。这孩子好聪明啊!”野田奶奶连连点头,“听到这个的时候,一定要回家,不回家的坏孩子会被住在山里的妖狐抓走哦。妖狐啊,最喜欢吃小孩子心肝了。”
玉藻笑道:“好的,我们知道了。”
“尤其是你这种好看的女孩子的心肝!”野田奶奶看着玉藻又叮嘱道,“她最喜欢了!”
“放心,和马君会保护我的。”玉藻说着对老太太挥挥手,“我们还要去神社,再不走神社要关门了。”
“好好,去神社拜一拜,御社神大人会保佑你们的。”野田奶奶挥挥手,转身推着轮椅沿着来时的路慢吞吞的往回走。
和马目送老太太走远,转身对玉藻说:“我们也赶快去神社吧,看来得好好的拜一拜这个神社的御社神,不然就要被坏心肠的妖狐掏了心肝吃了。”
神宫寺玉藻撅起嘴,摆出闹别扭的表情:“才不会吃嘞。”
“不会吗?妖怪应该经常吃人吧?”
“才不会,又不是唐长老。其实这里面有个悖论你没发现吗,一般按照设定,大妖才能长时间化形为人,小妖怪都维持不住人形,那说明能变人形是比较高贵的,所以妖怪们才会往变人这个方向努力不是吗?
“那理论上妖怪们不应该吃人,毕竟,没有人——没有妖会费劲浑身解数,只为变成食品的模样。”
和马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啊。
作为一个人类,桐生和马并不想变成猪肉香肠的样子。
那想来妖怪也不可能期望变成自己口粮的模样。
玉藻开口换了个话题:“去年来这里的大学生们,不知道是哪个大学的。”
和马:“来寻找槌子蛇,然后一行人里还有个被称为妖怪博士的女孩子,感觉是灵异或者妖怪相关的同好会啊。总不能是古生物方面的同好会吧?”
“如果是古生物方向的同好会的话,应该不会有妖怪博士混在里面。”玉藻接口道。
和马:“也许……是别的学校的新怪谈研究会?”
“怎么会,这种奇怪的研究会应该不会有第二个才对。”玉藻毫不留情的吐槽自己正在篡夺的社团。
“可你不觉得,我们现在正在干的事情,有点像新怪谈的开篇?”
和马顿了顿,扫了眼空荡荡的街道,继续说:“远离俗世的小镇,有着奇特的民俗,还发生过事件,还有迷之老奶奶给了我们像是警告一样的东西,齐活了呀。”
凤倾天下:皇后要修仙
玉藻挑了挑眉毛:“好像……还真是。”
“还有这蝉鸣,很适合烘托氛围不是吗?”和马补了句。
玉藻正想回话,却忽然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上方。
和马也停下脚步,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于是在前方电线杆顶部看到了村公所的大喇叭。
“对,还有德沃夏克和《自新世界》,这个也特别适合渲染恐怖气氛。”他收回目光,如此说。
玉藻:“不是,我看的不是喇叭。”
霸道少爺的獨寵小甜心
和马再次抬头看向喇叭,这一次他终于注意到站在电线上的那只体形好像比正常乌鸦大一圈的乌鸦。
乌鸦跟和马对视着,完全没有在怕的。
东京的乌鸦很多都不怕人,但那是东京人多乌鸦习惯了。
而且乌鸦理论上跟鸽子一样会集群行动,单独一只乌鸦落在电线杆上,还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人看,总给人一种它是使魔或者干脆就是妖怪的感觉。
于是和马问:“你认识?”
“不认识。我认识的鸦天狗被鬼怪撞死了。”
和马大惊:“等等,鸦天狗还能被鬼怪撞死?”
“可以哦。”
惡魔前夫請靠邊 小醜隨心
“他应该是力量强大的大妖怪吧?什么鬼怪能撞死鸦天狗?”
“航空自卫队代代木飞行队的鬼怪式战斗机。”
是那个鬼怪吗!!
玉藻脸上透出悲怆:“他死前的遗言是:‘双J79涡轮喷气发动机好猛!’”
医嫁 15端木景晨
那肯定猛啊!
三月桃花开:天降男神 萧茜宁
“‘我承认是人类比较强,啊,好想试一次两倍音速飞行啊,噶哦。’”
和马:“你给我等一下,最后这个‘噶哦’怎么回事?”
“嗝屁了,试着用拟声词表现一下当时的场景。”玉藻说。
你严肃一点啊!死人——死妖了喂!
和马正要吐槽,电线杆顶上的乌鸦发出呱呱的叫声,扑腾着双翼飞起来,在两人的注视下飞远了。
几片黑色的羽毛从天上缓缓飘落。
和马接住一片羽毛,递给玉藻:“你能看得出来这是不是普通乌鸦吗?”
“看不出来。”玉藻秒答,“以前能看出来,但是如今就连永远17岁的我都18岁了。现在的我就算去做B超之类的检查,看起来应该也只是普通人类。分辨怪异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和马抿着嘴,把手里的羽毛拿近跟前,仔细的观察着。
确实和普通的羽毛没什么区别。
玉藻的头发只要她不变回耳朵状态,摸着也就是精心护理过的美少女的秀发而已。
和马正打算把羽毛塞进口袋,玉藻阻止了他:“不要把这东西带在身上,占卜虽然现在已经没啥用了,但找一找自己‘随身物品’的位置还是没问题的。我就经常占卜我的眼镜扔哪里去了。”
和马看了下玉藻鼻梁上的眼镜,脑海里浮现出找不到眼镜所以只好占卜的玉藻的样子——嗯,有点可爱。
玉藻柳眉微蹙:“你笑什么,找不到眼镜很正常嘛,尤其是本来就戴着的时候。”
更、更可爱了?
和马挠挠头,为了维持脑海里玉藻的形象不崩溃,他决定换个话题:“这次这个局面,我是不是让阿茂把刀寄过来比较好啊?哪一把刀比较适合斩妖除魔?”
“不需要。”玉藻摇摇头,“人类的强者要斩妖,有木刀就够了,从来都是如此。弱者才要倚仗安纲童子切之类的名刀。”
和马咋舌,他感觉玉藻这话里,又藏了很多故事,正要详细询问,她却看了看表催促道:“时间不早了,赶快去神社看看,然后回旅馆吹空调吧。”
鳳戲江山 雨落長安
和马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汗流浃背了,便点头道:“好,赶快吧,我快脱水了都,希望神社有水喝。”
两人再次迈开脚步,向着神社走去。
刚刚飞走的大乌鸦又飞了回来,落到喇叭顶上,静静的看着两人的背影。


Copyright © 2021 玟佳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